西米君





漫展偶遇两个小哥哥(๑•ั็ω•็ั๑)

葬仪屋表示自己绝不甘心做个受

【礼猿】 我发现这个世界自带弹幕


不正经的脑洞,请谨慎食用。
(ฅ>ω<*ฅ)

————————————————

   


有一天,伏见突然发现自己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那是一堆看不太懂的字,在一些人的身上突然弹出来又消失,还是五颜六色的。

   真是烦死了,伏见烦躁的灌了一口咖啡。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是和美咲打架的时候,他的佩刀和美咲的球棒碰撞在一起,红色和蓝色的火焰齐飞,他正想说点什么刺激一下八田美咲,却突然发现八田的头上冒出了一行字。

   “嗷嗷嗷嗷,伏八一生推,伏八生一堆!”

     伏见:╭(°A°`)╮

     伏见愣了一下,而八田也趁机压制住了他,“怎么了,猴子?战斗中分心可是笨蛋才会做的事哦,难道说猴子你加入青组之后智商都下降了吗?”八田脸上是明媚的笑。

   伏见没理会八田的话,他揉了揉眼睛,果然,只是错觉吗?

   “啧。”
  

    伏见以为这只是平常工作太累了的幻觉,但是……

   “哦呀,伏见君又去挑衅吠舞罗的八田玻璃君了吗?”这是来自大魔王宗像礼司亲切的问候。

    “啧。”伏见扭过头沉默,宗像却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伏见。

    “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了呢,伏见君就没什么想说的吗?”宗像·大魔王·礼司笑眯眯的看着自家能干的三把手。

   “对不起……”棒读着说出道歉的话,伏见不经意的把头扭过来。

    “宗像:‘本宝宝吃醋了,要伏见君亲亲抱抱才起来(╯3╰)。’”

    伏见:╭(°A°`)╮


    宗像头上的字是那么的清晰,伏见眨了眨眼,没有消失,甚至还多了几条。

   “醋王宗像礼司,拔刀!”

   “23333伏西米小天使今天晚上不好过啊。”

    或许是伏见的表情太过懵逼,宗像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己三把手不同寻常的沉默……和脸上奇怪的表情。

   “伏见君是看到什么很奇怪的东西了吗?”宗像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四周,嗯,一切都很正常,如果没有淡岛君的红豆泥特大蛋糕的话就更好了。

   宗像脑中灵光一闪,和善的看着伏见,“伏见君每天都这么勤奋的工作真是辛苦了,这是特殊的奖励,伏见君一定要收下啊。”

   “233333来自淡岛姐姐的黑暗·特大·红豆泥·吃了你不死算我输·蛋糕”

    “室长每天花样坑伏西米”

    “这绝对是伏见有生以来受过最大的惩罚了”
  
  
     “心疼伏西米三秒钟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伏见觉得不是自己疯了就是世界崩溃了,看着宗像身边越来越多的字和越来越不正经的话,又看看被包围在中间宗像一本正经的脸,再看看桌子上的一坨红豆泥,伏见又沉默了。

   现在我是该跑呢还是快跑呢还是马上跑呢。

    于是宗像就看着自家三把手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冲出了他办公室的大门。

   “……果然是淡岛君的红豆泥太可怕了吗?”宗像想下次还是对伏见温柔一点吧,不能再拿生化武器怼伏见了,他自己上吧( •̀∀•́ )。

    淡岛:…………今天也觉得自己和红豆泥萌萌哒。




【尊猿】实在不知道起啥名字了


     复燃 后的小短篇
  
  ——————————

     提前定好的闹钟到了时间,尽职的吵醒了睡在床上的人。

    “唔,早上了吗。”伏见猿比古费力的睁开眼睛,揉了揉微乱的头发,“我……等等,尊先……生”

    他昨天是见到了已经死去的尊先生了吧,顶着个圈圈的尊先生。好像还在他面前睡着了?

    慌乱的坐起身,有些模糊的双眼搜寻着四周有限的空间。但那个人,并没有在。

   连一点点出现的痕迹都没有,宿舍的房间里除了他没有任何人。锁骨旁也还是只有那几道不愿消去的伤疤。

    “所以说,果然是个梦吗。”一手捂着脸,就算在心里已经肯定了的事,在现实中确信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的失落。到底心里还是存在着几分奢望的。

   伏见放下捂住脸的手,拿过一旁的眼镜带上,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被镜片遮住,脱下单调的睡衣,换上scepter的制服,对着镜子把自己打理好。

   镜子里的伏见还是平常的模样,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嘴角勾起一点弧度,镜子中的人也笑的勉强,沉默着走出浴室,把换下来的睡衣随手扔在柜子里,却在即将关上柜门的一刻突然愣住。“我昨天……明明是穿着制服睡的吧。”

   

  

  “阿,你醒了啊。”

     猛然转过头。

     “你……”

    “翅膀,做好了。”昨晚就通知十束加急制作的白色带着些微红的翅膀在今天早上终于完工了,一大早上就去拿的周防背着一对翅膀,头上顶着个更大的圈圈,对眼前似乎眼角有点抽搐的少年说道。

   
   
   “……随你的便吧。”伏见推了推眼镜。

    “伏见,喜欢吗。”周防看着伏见嘴角挑起的优美弧度,果然是喜欢翅膀吗,下次做个更多翅膀的吧。

    “谁会喜欢那种东西啊!”

    然而周防沉溺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听见,于是在之后伏见就有幸见到了背着六个翅膀的周防。

    “喜欢吗。”

     “……”
   

   真end
————————————————————————于是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睡衣是谁换的。= ̄ω ̄=

   
 
六翼大天使的尊哥( •̀∀•́ )和一脸懵逼的小伏西米。

【伏见】圣诞节与摩天轮

 
    ——第二人称注意——

  
   你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呼出一口雾气,有点冷啊。

    “啧。”熟悉的声音响起,你惊喜的抬起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不是说了今天会加班,干嘛坐在这里等啊,笨蛋。”

   
    伏见虽然这么挖苦着你,却还是小心的把一条围巾围在你脖子间。

    “啊,圣诞礼物,你不是也送了我一条吗。”

     看着他脖子上和你款式相差无几的灰蓝色围巾,你笑了笑。

    你试着拉起他的手,感觉到他只是看了你一眼并没有拒绝,你更加抓紧了手中的手,他的手有点凉,很白很好看,你心里默默的念着他的名字。

    “不是说要出去的吗,走吧。”伏见感觉到抓住自己手的人楞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反握住那只稍小的手,向前大步走去。

      你赶紧跟上他,你感觉到他虽然好像走的很快,却还是顾及着你,心里一暖,看着你们交握的双手,那只刚才被你握着的手现在握着你。

     烟花在夜空中绽放,你和伏见坐在摩天轮里,两人相对无言,你装做看外面风景的样子,偷瞄着他,他低垂着双眸,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你看呆了眼,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伏见,你悄悄的离近了些,看着他苍白的脸,很精致很帅气。

    你透过他的眼镜看着那双闭上了的眼睛,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虽然有些瘦弱但是很可靠。

   伏见他一定很累吧,有那么多工作,恶趣味的上司,麻烦的属下,接到你的邀约时他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但是还是回复了你,而现在他就坐在你身边。

    摩天轮越走越高,你却有了些睡意,恍惚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越来越近,感觉到唇上柔软的触感。

   你睁大了眼睛,睡意全无。

    伏见猿比古……吻了你。

    摩天轮不知道何时已经升到最高点,夜空中璀璨的烟花映着你微红的脸。

    “猿比古……我喜欢你。”

      “……我也是。”
   

    

    ——————————————————————

  我也好希望伏西米拉我的手啊啊啊,摩天轮什么的QAQ


   

我伏见男神这是要遭啊,这悬殊的票差(>﹏<)

【尊猿】复燃

       
  ——  死灰续篇——————————————
  

     赤之王周防尊和青之王宗像礼司在学院岛的决战以周防尊的死去,赤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破碎消失为结果告一段落。

    那个人确实是死了,伏见喝着苦涩的咖啡,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当然这也是他自己要求的。

     周防尊的消逝对他的影响并不大,毕竟他只是曾经的氏族,平常也没有太依赖那个人赋予的力量,但是吠舞罗那边就不一样了,想着因为赤之王的陨落而被以往的仇家找上门的吠舞罗,伏见皱了皱眉。草薙先生虽然能够处理,但还是有些身心俱疲了吧,十束先生和尊先生的接连逝世,给这个表面上笑得什么事好像都没发生的男人太多压力了,独自一人撑起快要支离破碎的吠舞罗,看着原本温暖的大家庭变得冰冷,草薙先生他也……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想这些啊,反正我已经背叛了不是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还是不停的在键盘上敲打,黑进了一个与吠舞罗敌对的组织的系统里,把里面搅得一塌糊涂。看着对方惨不忍睹的损失,伏见恶意的笑了笑。这下就没有余力去给吠舞罗捣乱了吧,改天去给室长请示,端了这个组织吧,里面多少也与scepter4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关系,才不只是为了吠舞罗就这样做呢。

    无意识傲娇了一下的伏见把自己进入过对方系统的痕迹清除掉。

  

     好冷啊,伏见才注意到周围过低的气温。刚才的工作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他放松下身子才突然觉得冷。

       虽然青云寮的外表装修实在是好到了极点,但是宿舍里却没有一台空调,身体里的赤之力已经随着那个人的死去而消失,算是断了取暖的最后一点希望。

      伏见觉得眼眶里面有点酸涩,不过他把这归咎于熬了太久的夜的头上。 真的是好冷啊,伏见这么想着,不行,明天一定要让室长把空调安上,这个天气是想冻死人吗。

      伏见又嘟囔了两句,准备上床睡觉,却发现房间里的某个地方突然发出了耀眼而热烈的红色光芒。

     “这是……什么啊?”伏见呆呆的注视那抹红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手不自觉的捂住了锁骨的下方,原来那个纹身所在的地方。

     红光在光芒达到最甚的时候突然散去,红色的光点四散飘落,像是那时候他恍惚看到的场景。

  
     伏见眨了眨睁大的眼睛,透过眼睛看到了一个人。

     “尊……尊先生。”他不可置信的叫出眼前人的名字。得到了周防尊唔了一声的回答。

      “您……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伏见恼怒的看着那个火红色短发的男人,心中有太多的疑问,然而最后说出口的却只是一句无力的质问。

      “如你所见,你不是说冷吗。”意外的回答让伏见无力的扶上额头。

     “所以就因为我说冷,你就出现在这里了?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不是……”话说到一半突然沉默,伏见低下头所以说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幻觉吧,那个人可是被室长亲手斩杀的啊,威斯曼偏差值也确实消失了,赤之力也确实……已经没有了。

      “啊,所以我不是顶着个圈过来了吗。”无所谓的从身旁掏出个圈圈顶到头上,周防尊连两条须须都透露着一种困得不要不要的感觉。

    “所以你死了就是多了个圈吗!你怎么不长对翅膀好上天呢!”伏见觉得自己一定是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他甚至忘了自己对这个人的惧怕,对着那个一脸困倦的人吼到。

    “你想看翅膀吗,下次来会记得带上一对的。”侧重点完全不一样的周防思考了一下,决定回去让同在天堂的十束给他做对翅膀,反正十束那小子整天闲的要命,让他做对翅膀来哄人开心应该没问题吧。好,回去就让十束做吧。

    “真的有那种东西啊。”伏见已经无力吐槽了,眼前人过于认真的神情让他觉得和一个几乎没有脑子的人计较这些简直是他也疯了。

    “管那么多做什么。”周防大步走到伏见的床上,躺下,一把抱住某个一脸懵逼的人,闭眼,睡觉。

     “喂,您干什么啊,死了还要睡觉吗,死了就一直在睡吧!不要抱着我,放开啊!”伏见很快反应过来,用力的挣扎了两下,然而却丝毫没有撼动某个大型幽灵的身体。

    “好了,快睡。”周防一点也没有介意,又把手臂收紧了两分抱着怀里微凉的人秒睡过去。

    “喂!”伏见发现他又被抱紧了一些,不满的出声道,却发现那人早已睡过去了,顿时无语哽咽。

    “真是让人无力的任性的王啊。”似是而非的抱怨了两句,伏见放弃了挣扎,渐渐的闭上了眼。

   很温暖,虽然不愿承认但是这个人的身上好温暖,让本来体温就低于常人的伏见舒服的感叹了一声。忘记了所有的事。有一瞬真的只有一瞬,觉得就这么睡过去也不错。

    反正只是个梦罢了,就好好睡一觉吧,自我催眠了一下的伏见开始有了睡意,慢慢的在周防尊的怀里放松下来,睡着了。

   感觉到怀里人均匀的呼吸声和放松下来的身体,周防尊睁开眼,轻吻了一下伏见的额头,闭上了眼。

    房间里依然带着寒意,但是原本能感觉到寒意的人已经抱着一个即使变成了幽灵也依旧炽热温暖的大型暖炉。

   舍弃掉的东西是不会再回来,但是你并没有被舍弃掉不是吗?

  

end

——————————————————————
对此我只想说,放开那只伏西米让我来!
╭(╯ε╰)╮

【尊猿】死灰

     ——其实完全不想虐我尊猿的啊。o>_

     天狼星穿过周防尊的胸膛,血洒落了一地,洁白的雪染了红,无力的趴在宗像礼司的身上,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宗像沉默了一瞬,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不用你说我也会的。”

      站在情报车的旁边,伏见烦躁的握紧了手中的昴,却突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的样子,闷哼一声捂住了锁骨下方的印记,“伏见先生,没事吧。”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的伏见忍不住看向远处两位王身处之地。

     “啊,赤之王——周防尊的威斯曼偏差值消失了。”耳边一阵轰鸣,消失……了。

   
      那个人,死了?

      巨大残破的达摩克利斯之间猛然从天空中坠落,化作红色的碎片消散的情景仿佛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无法想象,也不想看见。

  
      “室长!”身边的淡岛突然出声,声音中有着担忧。

    他转身看去,看到了一抹蓝色,也看到也宗像手上显眼的红色。

    他死了。

    毫无疑问。

   
    然后他看见了满天的红色光点飞起,朝向天空,似乎是给那个王最后的献礼。相比起来他的红色是那么不值得一提,但还是从那个被他亲手烧毁了的纹身处离去,飞向天空,成了那片红光中的一部分。

    这样就结束了吧,连最后一点属于那个人给的都没有了。

    伏见转身,在离去之前,他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呐喊,不想听到那熟悉的口号,几乎是落荒而逃。

    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今天我投给了 [伏见猿比古],你也来为喜爱的角色投票吧!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6/jp/mobile#!/vote

我为我的真爱——[伏见猿比古]投出了最宝贵的【真爱票】,今天将能获得我的双份票数加成! http://bangumi.bilibili.com/moe/2016/jp/mobile#!/vote